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揭西擂茶_世界资讯 > 详细信息

比马云、王健林还有钱!史上最强土豪竟来自非洲
关键词:比马,云,、,王健,林,还,有钱,史上,最强,土豪,        文章来源:揭西(礼品)擂茶      作者:揭西随礼汇      浏览数:      更新日期:2019-01-30

“黑非洲没有文明。”这一论断似乎并没有错。虽然有人会拿出埃及作为反驳,但埃及离欧亚大陆很近,似乎更应该被归入“地中海文化圈”的范畴。直到今天,许多人都会自然地认为,文明的足迹理应止于撒哈拉沙漠:毕竟,今天当地是如此贫穷,过去理应同样如此。

游民星空游民星空


《文明6》新DLC的马里势力领袖:曼萨·穆萨——他真的很有钱

没有文明的大陆?

  这种态度实际源自欧洲,并延续了几个世纪。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写道:“非洲是一块没有历史的大陆,它既没有变化也没有发展。”英国思想家大卫·休谟也断言:“非洲黑人没有什么独创性的产品,他们没有艺术也没有科学。”

  然而,如果把历史向前追溯,我们会发现欧洲人的态度并没有后来那样轻蔑。在希腊罗马时代的著作中,非洲被视为盛产黄金和勇士的神秘土地。在大航海时代,虽然被视为“异教徒”,但“非洲人”这个词并没有太多贬义。

  直到18世纪,这种观念才逐渐被歧视取代,此时,非洲与世界的距离已被彻底拉开。其原因既有殖民者的大肆掠夺,也与自然环境的局限——和温带地区不同,非洲人除了要面对喜怒无常的天气、阴暗潮湿的雨林,还有无孔不入的寄生虫和封闭的地理环境,这些结合在一起,给文明的发展带来了巨大阻碍。不过,即便有种种艰难险阻,一些居民仍顽强地建立了王国和城市,《文明6》“风云变幻”DLC中新增的势力——马里就是其中之一。

游民星空游民星空


“风云变幻”DLC将在2月14日发售,关于马里势力,预告片的介绍很有趣也很现实:“金钱也许买不来幸福,但可以买来胜利”

  按照考古发现,在公元前800年左右,西非便出现了农耕文化,而在前300年左右,当地人学会了金属冶炼,利用这项技术,他们制造出了耐用的武器和农具。

  公元1世纪前后,尼日尔河周边出现了一连串村庄,在某些得天独厚的地区,一部分居民逐渐从农业中抽身,转而成为工匠、商人、贵族和祭司——这种分工最终孕育出了城邦,从城邦中又诞生了文明。

游民星空游民星空


尼日尔河三角洲,这里也是西非文明的源头

  不过,最早记录西非文明的并不是书写下来的历史,而是散布在今天马里平原上的一座座古墓,这些墓葬最早起源于公元500年,并一直持续到公元900年左右。墓内不仅埋葬者酋长们的尸体,还有大量的铜、铁和黄金,以及殉葬的奴隶。这种铺张的做法可以表明,由于控制着与外界的贸易,城邦的财富逐渐增长,统治者的势力也愈发强大。

游民星空游民星空


非洲早期文明雕塑的陶人

  在稀树高草的热带原野上,这些统治者通过彼此兼并,势力变得愈发强盛,由此崛起了数个横行霸道的庞大帝国,而曼萨·穆萨所在马里帝国就是其中之一。在西非的传说和民歌中,至今还记录着当年财富和辉煌:国王在闪闪发过的宫廷临朝听政,他们的疆域从沙漠一直延伸到雨林地带。

  外国使节的记录也反映了同样的情况:无论是商品,还是生活和安全,非洲帝国为客人提供的生活标准足以赶得上中世纪的任何一个欧洲国家。到1500年之前,黄金、象牙和奴隶通过沙漠商队源源不断向外出口,成为影响全球的重要商品,同时,这些帝国也变得愈发富裕和繁荣。

  但需要指出的是,在西非,最早出现的帝国并不是马里,而是加纳。在阿拉伯历史学家的著作中,它也被称为“黄金之国”,这一名称后来也被马里继承。这些帝国本身不是黄金产地,真正为他们带来财富的是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它们北面是通向地中海的商道,南面靠近雨林的地方是黄金产区,这些帝国向南北派出了大量商队,并起到了商路中间人的角色。

游民星空游民星空


加纳帝国的版图

  在《文明6》的新DLC中,马里势力的特色单位——萨利赫商人就是从当时的商队演化而来,它们一直活跃到19世纪。一位阿拉伯旅行家写道:“他们穿行在大海一般的沙漠中,用岩石和星辰确定方位,他们要带上6个月的补给,用黄金换取食盐。”

  但很快,加纳帝国的财富便遭来了觊觎,尤其是在北方的邻居——柏柏尔人。以“圣战”的名义,柏柏尔人像潮水般涌向了加纳。为逃避战乱,许多加纳人向南移民,期间,他们开辟了新的商道,并建立了新城邦。其中一个城邦后来愈发富强——它就是在《文明6》DLC中登场的马里。

繁盛之地

  按照传说,马里的奠基者是一位叫松迪亚塔的人,他是“水牛和雄狮之子”,他幼年时不会走路,但在成年后却显示出无与伦比的勇气和智慧。在史诗中,松迪亚塔被称作“拥有众多名号之人”,“曾让100名国王臣服”,连“邪恶的巫术都无法将其击败”。

游民星空游民星空


《文明6》玩家制作的mod中的松迪亚塔,他也是马里帝国的开创者

  不管传说中的事迹是否真实,有一点可以确定,在商业和军事力量的作用下,马里帝国愈发庞大。在松迪亚塔死后100多年,他们已经占领了从沙漠到雨林的广阔土地。由于商业霸主的地位,全世界的财富都在这里汇集和转运:除了金、银、象牙和盐等支柱商品之外,当地还有中东的骏马和香水,中国和印度的丝绸和香料,以及欧洲生产的玻璃制品。体积较小、色泽光亮的贝壳是马里人特别喜欢使用的小型货币,它们从印度洋上马尔代夫群岛不远万里运来。

游民星空游民星空


被穿成串的贝壳,这是马里帝国当时的通用货币,它们来自印度洋上的马尔代夫

  曼萨·穆萨就出生在这样一片土地上。作为马里最著名的国王,他的一生做的事情可以归结为一点:向世界展示了自己是多么虔诚和富有。在马里的历史上,曼萨·穆萨并不是唯一进行过朝圣的君主,但只有他在朝圣中震惊了世界。

  虽然曼萨·穆萨的父辈们都是虔诚的穆斯林,但在处理与其他宗教的关系时,他们总是异常谨慎,不愿意将信仰上升为国家政策。但强势的曼萨·穆萨是个例外。即位后的第一年,他便将伊斯兰教宣布为国教,并在境内大力推动它的传播。对中世纪非洲来说,伊斯兰教不仅仅意味着一种更先进的文化,同时,它还充当了一张财富的通行证:在北非和中东很多地区,只有穆斯林的商队才能在当地合法交易。

  信仰为马里帝国开辟了财源,他们源源不断地向北输出奴隶、象牙、木材和黄金,而北非的学者和教士则跟随商队南下,为帝国带来了建筑技术、诗歌和书籍。

游民星空游民星空


“风云变幻”DLC并不是曼萨·穆萨第一次在《文明》系列中登场,这是他在《文明4》中的形象

  从松迪亚塔的时代之后,马里逐渐从一个地区王国发展成了一个多民族帝国,但有趣的是,尽管对伊斯兰教无比热情,但曼萨·穆萨并没有强迫臣民皈依。不仅如此,曼萨·穆萨还认定,正是“异教徒”为帝国带来了数不清的黄金。

  在曼萨·穆萨统治期间,马里最富饶的金矿都处在“异教徒”的控制下,自然,他们的进贡也关系到了国家的命脉。之前,曼萨·穆萨曾试图征服这些地区,但他惊讶地发现,在皈依伊斯兰教之后,当地的黄金产量就会急剧减少,而在临近的地区,各种贵金属却会如同魔法一般凭空涌现。

  今天的历史学家们容易解释这种现象:撤离产金地区之前,当地部落带走了还带走了最宝贵的人才,比如懂得勘探矿脉的巫师和采金工人——这让大军实际扑了个空。但曼萨·穆萨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不仅如此,他还从中产生了一种错觉:只有在当地居民信仰异教时,黄金才会在这片土地上出现。

游民星空游民星空


今天非洲的淘金者,他们的工作方式和700年前几乎没有区别

  这种想法,最终让曼萨·穆萨被迫与周边部落休战,只要后者定期进贡,他便不再派出大军。即便如此,由于垄断着贸易路线,曼萨·穆萨依旧可以高枕无忧地聚拢财富。按照历史学家的估计,在进行朝圣之前,他手头已经聚拢了数千吨的黄金,这还不包括大量的贵重物品,比如象牙、丝绸和奴隶。这些财富在今天相当于数万亿美元,足以令全世界最富有的人汗颜。

 真金白银也为这场奢华之旅提供了基础,一次意外事件则让国王对朝圣变得格外急切。虽然居于万人之上,但国王有一个痛苦的秘密:在年轻时,他曾失手误杀了自己的母亲。在懊悔之余,他向一位宗教学者寻求建议:后者告诉他,要想赎罪,他就必须得到神明的原谅,也正是因此,曼萨·穆萨下定了去麦加的决心。

  马里帝国信奉的并不是一种原教旨的伊斯兰教,而更像是占星术和巫师信仰的混合物,因此这位学者还向穆萨指出了最吉利的出发日,它最好是一个月的第16天,同时还应当是星期六。为此,国王等了9个月才在6月中旬带领部下出发,由于当时正是非洲最热的时候,在穿越撒哈拉沙漠时,大队人马想必走得十分痛苦。

游民星空游民星空


描绘朝圣队伍穿过撒哈拉沙漠时的景象

朝圣

  穿越了撒哈拉沙漠之后,曼萨·穆萨抵达埃及暂时落脚,为此,他提前向埃及苏丹敬献了“拜帖”——50000枚金币。1324年,朝圣队伍到达了埃及首都开罗,他此行带来了至少8000名随从,他们都穿着华丽的丝绸衣服,还赶着100头满载黄金的骆驼。连同随从背负的货物在内,他们携带的黄金超过了100吨。不仅如此,为了满足众多部下的礼拜需要,他们每到一地,便会兴建起一座清真寺。

  12年后,回忆起曼萨·穆萨的来访,埃及地理学家阿尔·奥马里依然啧啧称奇,他记录道:“此人的慷慨阔绰如同洪水一般席卷了整个开罗,无论是朝廷大臣,还是苏丹属下部分的大小官吏,没有一个人未曾接受他的黄金。”

游民星空游民星空


曼萨·穆萨庞大的朝圣队伍

  但历史学家们经常忘记讲述这一故事的后半段。在抵达麦加后,曼萨·穆萨花光了所有盘缠。当再次回到开罗时,他和随从无法维持之前的排场,只能向旁人大举借债。其中一个债主是埃及富商西拉伊·阿尔丁(Siraj al-Din),在最初抵达开罗时,曼萨·穆萨就下榻在他的花园中。

  但这一次,国王却一反之前的态度,整整1年都没有还款。起了疑心的阿尔丁亲自带着儿子去了廷巴克图,最初,曼萨·穆萨殷勤招待了这位“老伙伴”,但当天晚上,这位富商就离奇死在了下榻的馆舍里。

重回王国

  故事并没有结束:阿尔丁的儿子仍在倔强地不愿离去。最初他的努力完全失败,但不久之后,曼萨·穆萨突然召见了他,并一口气还清了所有的欠款。

  国王的态度之所以出现了变化,也许是因为一次军事胜利刚刚充实了他的国库。最近,他的一位将军已经夺取了加奥城(Gao)。在300多年前,加奥便是西非最重要的贸易中心,并由桑海人统治。

游民星空游民星空


全盛时期马里帝国的版图

  在过去一段时间,马里帝国和桑海人关系一直非常微妙,在13世纪,曼萨·穆萨的祖先曾经征服过加奥,但后来又不得不从当地撤出。在随后几十年里,桑海人既向马里帝国进贡,又在商业上与之竞争。很可能是财政上的压力,让曼萨·穆萨决定对这个敌人动手。

  期间,马里投入了他们最精锐的部队——曼德卡鲁骑兵(Mandekalu Horsemen)。它也是《文明6》DLC中帝国的特殊单位,可以在击杀敌人后获得金币。这些骑兵通常由皇亲国戚和部落贵族组成,装备着阿拉伯式的长矛、弯刀、锁子甲和头盔,同时,他们还骑乘着一匹从阿拉伯地区进口的纯种好马——在装备上,它们和北非和中东的精锐骑兵几乎毫无区别。

游民星空游民星空


曼德卡鲁骑兵:在《文明》的设定中,他们可以通过击杀敌人获得金钱,还能给商队提供额外保护

  在曼萨·穆萨统治时期,这样精锐的骑兵共有10000人,其中许多由国王本人亲自出钱装备,他们对国王也绝对忠诚。在战场上,配合这些骑兵作战的是名为“十六弓兵奴隶(Ton-Tigi)”的轻装部队,他们来自帝国的16个部落。除此以外,曼萨·穆萨麾下还有一支正规步兵部队,它们是征召来的自由民,被称为“曼德卡鲁步兵”。

  桑海人无法抵挡这样一支庞大的武装力量。最终,国王的部队不仅夺取了加奥,还占领了廷巴克图——西非诸多城市中的明珠。从踏上当地的时刻,曼萨·穆萨就下定决心将它定为自己的新首都。

游民星空游民星空


绘画:马里帝国的骑兵和步兵

  在建造廷巴克图期间,曼萨·穆萨同样不惜一掷千金。民间传说中提到:“他召来贤人阿布˙伊萨克˙萨希利(Abu Es Haq es Saheli),像撒下沙子一样撒下了40000枚金币。”利用这笔财富,萨希利修建了桑科雷清真寺,这座清真寺可以同时容纳2000人礼拜,在城内,他还为曼萨·穆萨修建了恢弘的宫殿。

游民星空游民星空


桑科雷大清真寺,它是曼萨·穆萨时代的遗产

  和今天凋敝的情况不同,当年的廷巴克图是一座赏心悦目的城市,这里遍布着花园和学校,工匠们忙得不可开交,市场熙熙攘攘、摩肩接踵,身着五花八门服饰、头戴形形色色帽子的人们在这里劳作或经商。从早到晚,十几座清真寺发出的召唤祈祷声覆盖了市区的各个角落。

  曼萨·穆萨还从中东和北非采购了大量的书籍和手稿,并聘请了不计其数的学者,让这座城市成了艺术和文化之都。在当地建立了桑科雷大学——它也是非洲的第一所高级学府(它也是DLC中马里的奇迹建筑)。直到今天,当地的居民都会在歌谣中传唱:“曼萨·穆萨有999个贤人”,“如果要盐,去北方;要黄金,去南方;要知识和智慧,你就必须到廷巴克图去”。

国王之死

  曼萨·穆萨这些举动的原因很单纯:这就是彰显自己的慷慨和虔诚。随着年龄老去,他逐渐意识到,财富将随死亡消逝,但好名声将会因善行和伟大的建筑物传遍世界、归于永久。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确实做到了,在1337年、他去世之时,哪怕是欧洲的人都知道他的富有和慷慨。他的身影还出现在当时的地图上,在上面,曼萨·穆萨手持权杖和金块,仿佛是在迎接从远方而来的商队。直到今天,在英语中,“廷巴克图”都意味着“神秘富饶的土地”。

游民星空游民星空


欧洲地图上的曼萨·穆萨

  但在曼萨·穆萨死后,马里的宫廷逐渐被阴谋和行刺笼罩,统治者和臣民也越来越隔阂。作为曼萨·穆萨的继任者,他儿子玛格汉只统治了4年,很多人猜测他死于一场宫廷谋杀。在他之后,帝国的统治者都是一些妄自尊大、昏庸无能之辈,分裂、贪污、贫富不均严重困扰着中央政权。

  此外还有瘟疫火上浇油。1360年前后,黑死病从北非传到廷巴克图,几个月就导致该城三分之一的居民死去,与此同时,桑海人也在边境蚕食着该国的土地,在15世纪,他们已经控制了马里的大部分疆域。

  但桑海人的霸权没有持续多久,就像许多繁盛的商业帝国一样,它最终也将屈服于军事强权的淫威。16世纪,装备了火枪的摩洛哥人首先开始染指这片土地;19世纪,法国殖民势力也渗入了这片地区,他们把曼萨·穆萨的遗产一点点抹掉。直到今天,马里帝国的所在地(即马里、塞内加尔和毛里塔尼亚等国)都是全球最落后的地区,在廷巴克图,你甚至无法找到一间体面的旅馆。

  异族占领的影响还远不限于此,直到今天,人们都认为当地都是一片“没有历史的土地”,甚至全球化都没有改变这种情况。

  结语

  事实上,在全球化的影响下,世界并不一定像课本上提到的那样拉近了:它只促进了信息的流通,但并未改变不同个体的语话权。毫无疑问,信息的传播变得更为迅速了,但它们的传播也愈发依赖物质手段,比如昂贵的服务器、印刷机和信号站……它们都需要金钱和权力才能有效运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与世界的距离可能反而会越来越远——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对非洲(当然还有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认识上。现在,我们的观感越来越抽离、越来越程式化:非洲成了一片过去充满蛮荒,未来毫无希望的绝望土地。

游民星空游民星空

  有一点可以确定,它对改变非洲毫无帮助,要想扭转这一切,我们又首先需要正视当地的历史和现实。从这个角度,《文明6》新DLC中的做法其实有更深层的意义。

  其中的新势力不只代表着一种全新的玩法和体验,同时,它也是让外界重新认识这片土地的一扇窗口。无论非洲的未来何去何从,有一点可以肯定:在这款2月14日上市的DLC中,我们不仅将收获无尽的欢乐,更会对世界历史产生全新的认识,而这一切,也许就会在未来成为改变非洲人命运的契机。

 



头条热点


揭西热点


娱乐热点


购买